春光消散在秦淮河边的彩扩店

2021-03-23 10:17:14
1.3.D
二八杠认牌

2019年8月30日晚上7点,我准时出现在春光彩扩店门前。

天色趋暗,店里人合上电闸,我仰起头,看着彩扩店门头的灯箱登时大放光明。当时不知道,那竟然是最后一别。

夕阳渐落,漫天云似火烧。对街的公寓楼镀上了层红光,如开了光的巨碑,耸立在暮色中。晚高峰还没过去,老街上人车拥塞,喧嚣噪杂,充斥着市井烟火气。

春光彩扩店开在秦淮河旁,沿河向西数百米,就是人流如织的夫子庙。夜幕降临,黄漆顶的仿古画舫亮起灯,在导游解说的小喇叭声中,满载着游客,缓缓往白鹭洲驶去。船尾的水波打着卷,轻拍岸边青石,石壁满覆青苔,闪着暗绿的幽光。彩灯沿着廊檐起伏,勾勒出屋舍重重。

古时这儿有个渡口,叫做桃叶渡。相传东晋书法家王献之有个爱妾名叫“桃叶”,她往来于秦淮两岸时,王献之放心不下,常常亲自在渡口迎送,并为之作《桃叶歌》: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故事流传至今,已成美谈。

每次来彩扩店,看到桃叶渡的牌坊,总会想起这个传说。那时候我还问老陈有何感想?他说,妻不如妾。我说,你真会胡扯。

1

我和春光彩扩店的联系,得从老陈身上说起。

老陈是我的死党,开了家小照相馆,窝在城南老巷中,招揽些周边居民和单位的生意。他也没学过摄影,从亲戚处接手照相馆时,纯属赶鸭子上架。亲戚当时有了更好的去处,急于脱身,便轻描淡写地开导他,数码相机全自动,不用胶卷,咔擦咔擦拍几张,看看不行再重来,呆子都会干。

没成想,小照相馆在老陈手中反而焕发了青春——他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人透着亲近,又喜欢聊天,尤其擅长和女顾客拉家常。时间久了,熟客越来越多,生意也跟着好了。经年累月,以阿姨大妈们为聊天对象,老陈的八卦水平早已炉火纯青,他津津乐道的市井传闻总让我昏昏欲睡,有时我会纳闷,这么多细碎的生活琐事,老陈到底是怎么记住的,还能如数家珍。

每当他口沫横飞地八卦到高潮时,我就会打岔问,最近炒股赚钱了没——这是他的另一个爱好。一次,当我祭出这个要命的问题后,他立即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嗨,糟死了,今天准备卖股票的,给顾客拍照耽误了,拍照挣二十,股票赔三千,你说冤不冤!”

我忙安慰老陈,股市都收盘了,别再想这糟心事了,不如晚上去摸几圈。老陈便说带我去个好地方,有“硬腿子”,打到天亮都没事,不过在此之前,先得陪他去把相片取了。

那是2019年春末夏初的某个日子,我跟着老陈第一次来到春光彩扩店。

纵然离夫子庙如此之近,但秦淮风月的纸醉金迷却怎么也无法传递到这里来。此处林立着火柴盒般的住宅楼,全是80年代的老建筑。如果放到30年前,能在这里分到一套房子,绝对是让人艳羡的事。可如今,房屋主人也不知换了几茬。楼上住户把门一关,各过各的日子,反倒是楼下的门面房,敞开门做生意,大家常来光顾,总能估摸出几分底细。

沿街的一溜门面房,倒数第二家便是春光彩扩店,占地不大,30多平方,收银柜台离门口留了1米多宽,顾客上门,只能站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剩下的空间,除了几台修片用的电脑,全给一台彩扩机占去了。

彩扩机是个大物件,二手机器也要十几万,普通照相馆和小型图片社多半不会配置,它们接了冲印相片的业务,只能送到春光彩扩店来。无形之中,春光彩扩店成了城南一带的相片处理中心。

每天从早到晚,无数相片从这台冲印机的出片口源源不断地喷吐出来。只消在旁站得片刻,便能瞧见祖国的大好河山和无数人的笑脸。想来,出生、上户口、入学、毕业、求职、结婚、退休、直到去世,一个人一辈子用到照片的关口实在太多,这些刚性需求支撑着彩扩店的生意,就像门前的秦淮河水,细水长流,绵绵不绝。

印一张照片挣1毛钱,对年轻人来说,这生意来钱实在不爽快,让人提不起劲。彩扩店的王老板,三十来岁,每周来巡视一两回,与员工聊上几句,坐不到1小时就开车走了,着实不太上心。按理说,这样疏于管理,生意多半会越来越差。可几年下来,店里生意仍然稳定。

“全都得归功于老金。”老陈在去彩扩店的路上告诉我。

2

车停下,老陈一头扎进了彩扩店,我只能杵在门口,四下里张望。

右边是一家网吧,规模很大,也许是生意不好,隔出一半改成麻将档,挂上了棋牌室的招牌。我听着麻将机传来的洗牌声,心想,这多半就是老陈说的那个“好地方”;左边是家羊肉馆,正逢饭点,食客不断涌来,浓郁的羊肉味随风飘来,直往我鼻子里钻。

“肚子饿了吧?这家店的羊肉不错。”我扭头看去,老陈已经出来了,手里捏着一个鼓鼓的纸袋。

“相片拿到了?”我有些惊讶,本以为要等上一会儿,“你约的‘硬腿子’呢?”

“喏,里面那个戴眼镜的就是老金,还有开照相馆的江海,在路上,马上到。”

我顺着老陈手指的方向看去,彩扩店柜台后面的阴影里,有个老头正弯腰在彩扩机后面捣鼓着什么。

“这台机子老掉牙了,又歇得唠,老金在想办法修。”老陈解释道。

“他搞不定怎么办?”我担心要等很长时间。

“花钱找厂家的工程师,不到万不得已,老金哪块舍得喊人来啊。”

“他又不是老板,这么抠干嘛?”我不解地问。

“老金是王老板的老丈人,你说他能不抠么。”老陈听了哈哈大笑。

王老板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本与彩扩店毫无瓜葛,盘下这家店,就是为了给他夫人找个事做。做了几年,虽然利润不多,却胜在稳定。后来夫人怀孕了,没精力管理,就把老丈人从老家请来帮忙。老金退休后一直赋闲在家,日子过得寡淡,有个事做倒也乐意,就成了彩扩店的总管。王老板对老丈人自然放心,乐得做个甩手掌柜。

正说着,一辆小车缓缓停在店前,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士。老陈上前打招呼:“王老板,你可真是稀客啊。”

王老板方脸高个,一脸精明相,笑着回应老陈:“拿相片啊——这是你朋友?”

老陈介绍过我,又拍拍相片袋:“相片拿过了,我们在等老金。”

王老板露出恍然的笑容,进去看了一圈,回头喊老陈:“马上好了,你们在店里打吧,不然机器再出毛病,还得喊老爷子回来。”

我低声抱怨:“这丁点大的地方怎么打?不如去旁边的棋牌室。”

老陈劝我:“王老板心疼老丈人,不想他来回跑,咱们照顾老年人,将就着打吧。”

地方是真小,靠墙一圈电脑中间,只能搁下一张折叠桌外加四张凳子,人坐上去,着实没啥伸展空间。

一个员工有事已经走了,只有一个女孩还坐在电脑前。王老板走过去,俯下身子问:“还有多少张?他们要打麻将,你赶紧弄完腾地方。”

女孩抬头,露出年轻的面容,朝王老板翻了个白眼:“哎哟,晓得赖,一刻儿就好。”

大家都坐下了,老金才走过来。他个子不高,干瘦,戴副老花镜,头发花白,脸色蜡黄,看上去有些疲惫。

王老板问:“爸,机器修好了么?”

“修不好,这机器跟我一样,零件都老化了,只能凑活用。”老金抱怨道,“出片口的塑料件变形,相片输出不畅,我用东西垫上,还能用。”

“还是老爷子来斯,这机器只有您搞得定。”老陈递上烟,顺手拍了记马屁。

这马屁正对老金胃口:“我天天跟这台机器打交道,早就晓得它的脾气喽。”

即刻,玻璃门被推开,一个男人冲了进来,一叠声地道歉:“不好意思,堵车来迟了,赶紧开始,早打早结束。”

老陈骂道:“刚来就想走,搞得不得了,今天晚上打通宵。”

这就是江海了,他苦着脸,辩解说老婆不让打,他是装作拿相片才溜出来的。

“多大事啊!男人不能当妻管严,该玩时就要玩。”老金也怒道。

江海乐了:“老爷子你这话给王老板听到,小心他乱来。”

王老板摸摸鼻子,一脸无辜:“怎么说到我头上了,你们还打不打了?”

大家看向电脑前的女孩。女孩打开最后一个文件夹,照片像算命的扑克牌,呼拉拉铺满整个屏幕。她的手指在鼠标上飞舞,裁切照片多余的部分,然后存档关闭,再处理下一张,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顿。我看得入迷,老陈在旁解释,这是“单修”,只裁切尺寸,看着简单,可非得人来做,如果交给机器,错把脑袋或身体切除,顾客看到相片后,肯定一蹦三尺高。

没多久,女孩就完成了工作。拎着背包跳起来,转过身,一双大眼睛眼波流转,扫了众人一圈,对王老板打了个招呼:“我先走喽。”说完,窈窕的身影在玻璃门外一闪就看不见了。老陈拍拍我:“好了,不要看了,人家有男朋友,赶紧打牌了。”

大家各自落座,砌好牌,老陈掏出烟,翻兜找打火机,找到了却打不着,只好借火——牌桌上有规矩,火不能随便借,否则会影响手气——问了一圈,大伙都笑嘻嘻地拒绝,平时可以,这会儿绝对不行,自已去买吧。

老陈没奈何,只能嘟囔着站起身,王老板喊住他,递过去一盒火柴。老陈拿到手里细看了一圈,火柴盒上印着“XX宾馆”。

老陈啧啧赞叹:“火柴!好多年没用过了,哪来的?”

王老板斜着眼不耐烦地说:“你管哪来的,能用就行了。”

老陈坐回位子,叼上烟,抽出根火柴一划,火苗哧地一声在棒头上燃烧起来,瞬间给他的脸映上一层红光:“摆!赌神都是用火柴点烟的,今天你们要小心点。”

坐在下家的江海嗤笑一声:“我怎么记得赌神用的是朗声打火机,当啷一声,那才有范儿,火柴算个屁!”他瞥一眼火柴盒:“XX宾馆?好像路上见过,离这儿不远,这是送给住宿客人的吧。”

江海说完就没再吭声,老陈瞅了瞅王老板,嘴角翘着,似笑非笑,回过头冲老金喊:“快扔骰子,找头家。”

老金一声不吭,抓起骰子,重重扔了出去。

王老板站老陈后面,看了两把,然后说要走了。刚走到门口,手机响了,他看了下号码,接通后说:“我还在店里,机器出了点故障,过会儿回来。”说完,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从彩扩店的玻璃橱窗看出去,在马路中间挤作一团的车子,宛若壅塞河流的巨石,电动车游鱼般绕过巨石,与行人一道,匆匆奔赴在路上。

我坐在面朝窗外的位置上,出神地看着外面,背后的机器嗡嗡作响,一张张相片悄然滑落,上面的人都在咧着嘴笑。老金坐在对面,夕阳照进来,给他塑了一个金身。

3

没打几场麻将,我就和老金混熟了。虽说这个老头在麻将桌上有些斤斤计较,但牌瘾大,算是个不错的牌搭子,就是烟抽得凶,有些熏人。

去春光彩扩店的次数多了,有时也会遇到王老板。聊到店里的生意,王老板总说这个行业在走下坡路,利润太低,言语间流露出退出的打算:“冲印一张照片才挣1毛钱,房租和人员工资越来越高,干一年也挣不了几个,事情却多的要死。”

我说现在网络上也可以下单冲印照片,你们可以试试网络推广,多接点业务。

王老板摆摆手:“我平时忙得很,哪有时间弄,接个小工程都比这挣得多,要不是老丈人和我老婆,早把店转让出去了。”

老陈说,王老板是个活络人,如今攀上了做房地产的大老板,大老板指缝里随便漏点工程就够他赚的,自然看不上这三瓜两枣的辛苦钱。老陈还打听到彩扩店的租期10月底到期,房东打了招呼,租金至少涨一半,否则就搬走。

我听了直咋舌:“涨一半,也太多了吧?”

老陈点点头,眼神瞥向隔壁羊肉馆——就是它捣的鬼,想把彩扩店挤走,然后租下来,打通屋子扩大经营——继而老陈又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哎,真想不到啊,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就几年工夫,开羊肉馆的老板就发财了。他是外地人,刚来南京时,穷的叮当响,在市场里卖羊肉,后来赚了点钱,开起羊肉馆,刚开业时,还跑来发烟,让我们关照他生意。这才过了两年,居然逼彩扩店挪地方喽。”

老陈又摇摇头:“(羊肉馆老板)未必能如愿,只要王老板想干下去,可以和房东商量,毕竟有优先承租权。”

我说王老板可能不想干了。老陈弹弹烟灰,慢条斯理地分析:彩扩店有那么多老客户,每月都有盈利,王老板不想管事,可以承包出去,照样有钱拿,“不干是傻子”。

我说承包给别人,这个麻将据点恐怕就泡汤了。老陈不以为然:“就算承包,也肯定是老金来做。老金在这干着,多一份工资拿,还有人陪着打麻将,你让他回家,他还不乐意呢。”

老陈的分析有理,直到打最后一场麻将前,我都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常。

8月30日那晚,我们的牌局开始前,老陈建议改个规矩,我和另一人并无异议。问到老金,老金黑着脸,烦躁地说:“赶紧开始吧,别啰嗦了。”

老陈讨了没趣,没再说什么,就当他默认了。可一圈未过,等到我和牌时,老金却嚷嚷起来:“不对,怎么能这样?”

“刚才老陈不是说改了么?”我不满地说。

“那不行,我没说同意。”老金脸色潮红,一把扯下嘴角的烟,拍着桌子反对。

“刚才问你不说。”我有些生气,“那这把牌怎么算?”

老金眉眼铁青,哗啦一声推倒了面前的麻将牌,气哼哼地说:“当然不能算,重来,不然就别打了。”

我正要呛声,老陈抢先开口了:“都怪我,刚才没问清楚,都消消气。”说着,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瞥了老陈一眼,无奈地说:“那这把就算了,你们商量好再打。”

当晚的牌局早早就散了,我和老陈去吃宵夜,寻了家小店坐下后,老陈才说:“刚才没帮你说话,是不想和老金闹僵,让你受气了。”

我说没事,只是有点纳闷老金为啥发这么大火,他以前从没这么夹生过。我俩默默吃完宵夜,临到分手之际,老陈突然来了一句:“明天我去问问,老金到底怎么了。”

4

“我晓得老金为啥发火了。”过了两天,老陈打电话给我说,“王老板找了个小情人,被他老婆逮到了,闹着要离婚,老金那天肯定是憋了一肚子火。”

“王老板看上去斯斯文文,居然也干这种事?”我也很意外。

“还有更劲爆的。”老陈继续爆料,“你再猜猜,他的小情人是谁?”

“这我哪儿知道,我又没见过。”

“你当然见过——就是彩扩店里修片子的女孩。”

“啥?”我目瞪口呆——那女孩看上去还不到20岁,跟个有家室的男人,“她脑子怎么想的?”

“她有男朋友,以前一起在店里打工的。”老陈嗤笑一声,“这女孩爱打扮喜欢玩,花销不会少,他男朋友一个月能挣几个钱?恐怕连个好点的包都买不起。王老板花点钱就能搞定。”

“难怪老金那么大火气,他还在彩扩店上班么?”

“在啊,老金还打算承包彩扩店呢。女孩辞职了,他男朋友可能还蒙在鼓里,或者已经分手了,谁知道呢,反正不关我们的事,就是不方便到彩扩店打麻将了。”

“请我也不会去了。”我虽然同情老金,但他没本事和女婿翻脸,却挑外人撒气,实在让我有点瞧不起。

之前老金想要承包彩扩店,在老陈看来,以翁婿这层关系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可如今,王老板极少来店里了,不到逼不得已的地步,他绝不会和老金同时现身。

虽然女婿搞出的这一遭把老金气得够呛,可他并没有发作,只是忍着,在旁人面前,仍如往常般忙碌着。只是自那往后,他的脸总是板着,皱纹紧夹,如过不去的沟坎。老客户察觉到异常,喜欢开玩笑的也没了心情,拿完相片就走,不再靠着柜台和老金笑骂聊天了。

时间到了10月,王老板并非铁了心要关店的,看起来似乎也只能让老金来承包了,毕竟那台彩扩机是个难伺候的主。

之前,王老板私下也曾问过老陈和几个老客户想不想承包彩扩店,老陈是动过心的,可一想到那台老爷机就有些犯怵,“那台机器早该报废了,维修成本高,房租涨价,还要交承包费,到头来也挣不了几个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终还是打了退堂鼓。

只有老金能顺着它的脾气,按时喂它喝药水,努力让它正常运转、吐出色彩鲜艳的彩色相片。大家都认为老金稳操胜券,只要他绷住不和女婿翻脸,公对公私对私,儿女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彩扩店就能顺利交接,想必王老板也不会过于为难老丈人。

可谁也没想到,最后跳出来一匹黑马,坏了老金的事——那是店里负责修片的男孩,姓顾,相貌平平,天天闷不做声,只埋头干活。老金让他帮着搬运药水、照看机器,他也从不推脱。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突然说要承包彩扩店,让王老板很意外:“小顾啊,你想承包?你能搞定那台机器?”

“王老板,我既然想承包,肯定是有把握的。平时给老金打下手,配药水、修些小毛病,这些都会,要是出了大毛病,还有厂家的工程师嘛。”

思前想后,王老板索性把承包费提高了一倍,想让小顾知难而退。没想到小顾竟一口就答应了。王老板事后对老陈坦言:“这可不是我不照顾老爷子,谁叫他把小顾教会了,结果人家跑来和他竞争,我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吧!同样的条件,老爷子要是愿意,我肯定先照顾他的。”

5

老金终究没能承包彩扩店,不是因为承包费,而是生病住院了。

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肺癌,这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老陈分析,一是老金抽烟太凶,成天咳嗽,伤了肺;二是天天和化学药水接触,吸了太多有毒气体;三嘛,估计是被气得狠了。

小顾顺利接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店——从临街门面房搬进了小区里面。为了省钱,搬店那天,小顾没请搬家公司,只找来两个小伙子,又喊上老陈,一起搬那台彩扩机。彩扩机异常沉重,四人抬着很吃力,下台阶时吃不住劲,把机器重重磕在地上。

机器哐当一阵乱响,小顾的脸色当时就白了。

老陈的腰扭了,修养了好些天才慢慢恢复,禁不住抱怨:“我真是被小顾坑了,搬那么重的机器,起码再找两个人,他是省钱了,害得我以后再不能搬重物了。”

我听着好笑,调侃道:“小顾许了你啥好处,让你这么卖力?”

老陈低着头说:“小顾让我以后去帮忙打片子,我想着能挣点外快,才答应去帮他搬家的。”

“不租临街门面房,彩扩店还能开得好吗?”

老陈扳起手指头算账:“一个月要交6000元承包费,加上人工水电和各种费用,起码要1万5,如果再租门面房,房租涨到1万多,真的没啥赚头了。搬到小区里,房租能省一半。生意少了,他就自己干,忙不过来才找人帮忙,这小子挺会算计。”

我还在和老陈算计,老陈却笑了:“你瞎操心啥,小顾只是承包,店不是他的,干不下去?大不了不承包呗。再说了,你以为他承包,只为了挣洗照片的钱?”

原来,小顾之前就私下做团体照和会议的跟拍业务,他在同城网站上打广告,经常能接到活。这种几十或上百人的合影拍摄工作,往往是企业、学校举办大型活动时的刚性需求,利润不错。只是无论打广告,还是接洽业务、结款,都需要一个合适的专业身份,所以“春风彩扩店”成了小顾最好的“马甲”,这也是他甘愿付高额承包费的根本原因。

听老陈说完,我恍然大悟,不由为小顾的心机感叹。他讨好老金,学到了技术,又利用翁婿间的矛盾,出高价把彩扩店承包到手,顺利为自己的事业扫清了障碍。这样的人不发财,简直没天理。

2020年疫情解封后,我坐车从老街路过,发现春风彩扩店的招牌已经拆掉了,店门变成了一堵墙,墙上开了窗,窗棂红漆描金,和旁边羊肉店同一个风格。显然,羊肉店老板把彩扩店的门面吞掉了。

我去看望老陈。他情绪不佳,蔫蔫地缩在椅子里,许久不见,白了也胖了。听我问起生意,他有气无力地回答:“还能咋样呢,疫情来了,大家不敢旅游,自然没人来洗照片,幸好学校开学、单位正常上班,来拍证件照的不少,还算有些收入。”

我又问起春风彩扩店,老陈来了点精神,唏嘘着说:“哎呦,你不晓得,我算是逃过一劫。”

他说,小顾接手彩扩店后,有段时间业务繁忙,各家照相馆送来的照片,多时一天就有一两万张。小顾没请人,自己撸起袖子干,天天熬到很晚。老陈起初会过去帮忙,加夜班时间长了,有些吃不消,便去得少了。

小顾为了拴住老陈,提出让老陈参股,一起承包彩扩店。老陈确实动心了,他想和小顾一起做团体照的生意,但小顾显然只想找个分担承包费和工作量的合伙人——有油水的业务,是不会轻易让人分利润的。老陈思前想后,拒绝了小顾。他觉得这小子太精了,合伙反而很容易出纠纷,还是不沾惹为妙。

直到疫情来了,老陈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他瞪大眼睛,露出一副后怕的表情对我说:“现在彩扩店每天印的照片,只有以前的一成左右,可承包费和房租倒是一分也不能少交。”

“头几个月最惨,大家躲在家里,没人旅游也没有团体活动,现在好歹有点起色,就看小顾能不能熬过去了……对了,我前几天在彩扩店看到老金了。”

“老金?他去店里干嘛?”

“小顾拖欠承包费,老金来要钱,王老板的离婚官司打完了,彩扩店分给女方了。”

我张着嘴,半天没回过神来——被小顾费尽心机挤走的老金,转眼又变成了彩扩店的老板。

“老金会收回彩扩店么?”

“不知道。”

“小顾还会继续承包么?”

“不知道。”

“王金山和那女孩怎样了?”

“不知道。”

我气得搡了老陈一把:“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打听这些事的么?”

老陈胡噜了一把脸,看起来振作了一些:“那是以前,现在我自家生意都烦不过来,哪有心思去管闲事。”

6

2020年底,我约老陈吃饭。见面时老陈喜气洋洋,嚷嚷说今天股票挣了8000块,他请客。吃饭的地方离春光彩扩店不远,老陈把电动车推去充电,我也跟过去了。

在阔别一年多后,我总算见到了彩扩店的新址。店搬得并不远,仍在同一栋楼,只是从门面房搬去了楼后的地下室。门面房阳光充足,进店要上两级台阶;地下室阴暗潮湿,入内需下两级台阶,这一上一下,天差地别。

远远看去,楼后墙上开了一扇小门,6台空调外机挂在门两边,正嗡嗡地运转着。门口停满了电动车,老陈费了老大劲才挪出个空位。

我仔细辨认,试图把眼前景象和以前的彩扩店联系起来。找了好了一会儿,才终于在空调外机的侧面找到一个“彩扩店”的小招牌——原来的招牌太长,无法在小门上方安身,只能憋屈地倒立着。隔着乱糟糟的电动车,只能看见“彩扩店”三个字,“春光”是无法看到了。

门只有一人多宽。我扭头问老陈,这么窄的门,你们当初是怎么把彩扩机弄进去的?

老陈走过来,指着地砖上的坑说:“那回真要命哦!下台阶时四个人吃不住劲,把机器摔地上磕坏了,最后请来厂家工程师才修好,维修费2000,小顾没省到钱,我的腰还扭伤了。”

店里有个中年女人,老陈同她打个招呼,从店里牵出接线板给电动车充电。他悄悄告诉我,去年年底业务忙时,小顾雇了这个女人,哪成想翻过年遇到新冠疫情,熬到现在,已经欠了她5个月工资没发了。

女人坐在门后,木着脸,没有表情。我问老陈,她为啥还在这继续干?

老陈说,也许是怕离开了拿不到工资吧,她也有难处,儿子上大学,等着用钱呢。

“工资发不出,承包费也没给吧?老金怎么说,免掉一部分?还是打算把店收回?”

“老金的身体干不动喽,他的病是早期,靠吃药控制,指望着承包费买进口药呢。他告诉小顾,承包费一分不能少。如果不承包,就不准用春光彩扩店的名义在网站上打广告。”

“哈,老金这一手太狠了,直接掐住了小顾的要害。”

“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当初王老板不管事,小顾私下用彩扩店的名义打广告,老金看在眼里没吱声,现在一发难,小顾就慌了手脚,换‘马甲’重新宣传,代价太大了,只能乖乖又签了一年承包合同。”

老陈得了股票的滋润,八卦之魂又熊熊燃烧起来。他开始抽丝剥茧地拼凑细节,推演起人性的复杂和世事的荒诞不经。

“一切都是因为你——”老陈语出惊人,“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天我就不会找老金打麻将,王老板就不会因为一盒火柴露出马脚,老金就不会起疑心,她女儿就不会发现王老板的私情,他们就不会离婚。”

“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天和王老板聊网络推广的事,小顾就不会听到后起心去做网络业务,没有网络业务打底,他也不敢高价承包彩扩店,也不会像今天这么惨。”

老陈目光咄咄地凝视着我,眼神中满是揭开谜底的得意。我悚然发现他的“推理”竟然很有道理——我成了导致别人家庭崩溃和事业失败的导火索,这真让人难以接受。

瞧着我的窘态,老陈噗呲一声乐了,拍拍我的肩膀,宽慰我说,只是开个玩笑。为了缓解气氛,老陈又给我讲了笑话:“小顾最近意外发了笔小财,你晓得咋回事吗?”

“咋回事?”

“旁边派出所接到一个案子,集资诈骗,苦主上百,排队来复印材料,人均几十页。店里的老爷复印机派上了大用场,连着多日,从早印到晚,完事后算账,复印费居然收了7000多。小顾高兴得合不拢嘴,觉得运气好到爆,拿着钱去赌球,输了个精光。”

听完这个该死的笑话,我没来由地心里发寒。我站在高楼阴影下昏暗的店堂前,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王老板和他的小情人。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CFP

其他推荐

网站地图 德州扑克 真钱游戏总汇 真钱扎金花
太阳城mg游戏 申博广东代理 申博怎么登入不了 申博账号注册
连环炮棋牌交流qq群 亿元彩票网注册直营网 银河平台 摇一摇频率快技巧
英皇国际娱乐 龙虎斗棋牌游戏 維多利亞娛樂城 华克山庄娱乐
真钱扎金花游戏总汇 温州小牌九 云博娱乐 維多利亞娛樂城
888sbmsc.com 44sbsun.com 888sbib.com 1112933.COM 597XTD.COM
578XTD.COM 8WHS.COM 989jbs.com 133DC.COM 197sunbet.com
897XTD.COM XSB1111.COM 157cw.com 67ib.com 222xsb.com
567XTD.COM 55sbsg.com 81s8.com 278sunbet.com 187sun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