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只猫的久别重逢

2021-04-06 10:14:04
1.4.D
二八杠认牌

这只猫叫豆豆。2018年初冬,女儿带它来到我们家。彼时它才3个月大,活泼好动,天真顽劣。

10天后,豆豆被一位爱猫的女生接走收养。2021年2月21号,那个女孩因为个人原因,不能继续收养它,女儿又将它领了回来。此时,豆豆已是生育过两胎的猫妈妈,仿佛历经沧桑,波澜不惊。

猫生,亦是人生。与豆豆的久别重逢,亦是我们家夫妻、父母儿女之间,一个情感交融的过程。

1

我们家住在武汉市的远城区。4年前,女儿从一所二类师范大学毕业,在市中心一所公立小学里做合同制老师。那时,我们对她的期待就是考入体制内,能够有一份体面并且安稳的工作。女儿也听话,一边工作,一边努力考编,为了更好地投入工作和学习,当时她还在学校附近租房住,每个周末才回趟家。

2018年初冬,天气微寒。一个周四,女儿突然联系我,说同事家的母猫生了六七只小猫,因为家里地方小,送了几只出去,还剩了一只见人就躲的小猫。兴许是缘分使然,女儿去同事家时,这只小猫虽也低头不理,却并不躲她。于是女儿决定收养它,带回宿舍已经两天了。

听她说了一通,我就基本明白了,我猜她想着周五要回家,担心猫咪两天没人管,在向我求援。我说:“你知道你爸爸不喜欢养猫,你每个周又必须回家两天,目前不具备收养的条件啊。”

女儿小时就喜欢小猫小狗,我以为只是小孩子的天性罢了,没想到已经过了两个本命年,她仍然未忘初心。而先生一直不喜欢宠物,我曾以为是年轻气傲,看万物皆轻,谁知过了天命之年却成了老顽固,爱憎分明更甚。我本人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说不喜欢,我也就不喜欢。因此,听话的女儿小时候从来没有提出过养小猫小狗,这次想养一只猫咪,也是机缘巧合吧。

“我知道爸爸不喜欢。那我就找个好人家把它送走,可是这两天怎么办?”女儿声音低了下来。她从小特别温顺,对于父亲,她一向都是言听计从,再加上考编不顺,没有达到父亲的要求,遇事意见不合时,也不敢多违拗。

因为考编,女儿压力很大,平时总是郁郁寡欢,很是焦虑。我已经很少能感受到她的好心情,此时听到女儿说起猫咪时的温柔语气,我不忍心全然拒绝她:“这两天那就先带回家吧,不然它独自待在房间里怎么办呢,它还这么小。”

我也仗着先生对我的宠溺,认为不过是一只猫的事,没必要跟他多说什么。一句轻描淡写的“白眼狼说这个星期要带只猫咪回来,同事送的,先放在家里待几天,找到一个好人家就送出去”,算是交代了。“白眼狼”是先生对女儿的称呼,因为眼看她一天天长大,未来还要嫁人,所以就抢先把“白眼狼”这个罪名加在她头上,来减轻他对于那一天终将会到来的恐惧。

次日黄昏,我和先生散步回家。女儿已经下班到家了,见我俩回家,她怯生生地说,猫咪已经安置在二楼的小阳台上。先生未置可否的态度,让我和女儿欢喜不已。我也走上楼,第一次见到女儿口中的小猫豆豆。我隔着纱窗看它,它瞪着一双像黑宝石一样的眼睛,天真地瞅着我,一声不吭。

晚上,儿子也回来了,对豆豆一见如故,根本不存在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儿子与比他只早两分钟出生的姐姐一样,都喜欢小猫小狗,从小没闹着养,也是跟姐姐一样,不敢多违拗父亲。

“这猫咪可真是超级无敌太可爱。”儿子惊叹道,甚至兴奋地问我,“它就这样待在我们家了吗?”

“再说吧,再说吧!”我敷衍两句。

第二天早上,待先生出门了,女儿对我说:“是不是应该把猫咪换个地方?早上老爸洗脸的时候,猫咪趴在纱窗上看,老爸凶凶地说:‘你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送走!’”

我说:“那就放在三楼阳台上吧,三楼你老爸去得少,自然就见得少,也说得少了。”女儿如释重负,高高兴兴地把豆豆带到了三楼。

这时我才正眼好好地看了看豆豆。我不懂如何欣赏一只猫咪,只是惊讶于它的干净与温顺。除了腹部和颈部那一圈毛色是雪白雪白的,它全身是稠稠的豆奶色。女儿已经为它置办了全套的生活必须品,加上打疫苗、驱虫、洗澡,花费了大几百块钱。

女儿笑着说:“怎么样,妈咪,这猫咪漂亮吧?它是美国蓝猫和暹罗猫的孩子,很名贵的品种哦。”她已经很久没有叫我“妈咪”了,是长大了不好意思,还是内心疏远的缘故?再次听到这声称呼,我心里也融化了,笑着点点头。

女儿难得欢快,替豆豆给我保证:“那就要麻烦你几天了,其实也不麻烦,只要吃饱了,只要猫砂里面是干净的,它就不会乱叫、乱动的。”

女儿每个周日下午去学校,上班之余跑步减肥、看书学习。考编已经成为她这一两年生活的重中之重,也让她成为先生眼中必须高度自律的对象,似乎除了工作和考编,她的生活中就不应该有什么别的乐趣。而她自己心里当时也这样认为,所以也给我说,她确实在积极寻找领养豆豆的家庭。

周一早上,女儿离家,我开始做铲屎官了。豆豆被安置在三楼的阳台上,阳台与房间之间的门一直是关着——怕它在家里到处乱跑,引得先生不高兴。我一开门进去,豆豆就过来缠绕在脚边,让人迈不开脚步。当我蹲下来轻轻抚摸它,它像一个乖顺的孩子,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任凭爱抚。我离开时,它跟了一脚又一脚,好像是说“再陪我一下下吧”。

天气晴朗时,我喜欢看着豆豆在阳光下踱步和睡懒觉,然后用一种天真的眼神看着我。有一天我对它说:“我们来拍个照给姐姐看看。”我举着手机,它朝我看了又看,怔了又怔,这正是拍照的好姿势。我又跟它说:“我们再拍个视频给姐姐看看好不好。”它好像听懂了,一下子就蹿到小凳子上,两只前爪先是优雅地并在一起蹲着,然后抬起一只爪子舔一舔又抹抹脸,左一下,右一下,再翘起尾巴舔舔,又放下尾巴甩甩,最后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好像是问:“这样可以了吧?”简直是萌得不得了。

那段时间,家里生意上遭遇接二连三的不顺利,我和先生心情坏到极点。豆豆这天真浪漫的举动,瞬间融化了我胸中的块垒。于是,我很快就爱上了它。

有一次,我离开时故意没有关上阳台门,豆豆调皮地跑进房间,再蹿到二楼,像小主人一样在每个房间的各个角落巡视着,姿态安详,落落大方。它以为这就是它的家了。那时先生正坐在一楼看电视,于是我制止了它准备下到一楼的举动,把它抱回了三楼阳台。

等我下到一楼,先生冷冷地问:“不是说要带走了吗,怎么又上三楼了。”

我打着马虎眼:“是要送走的,这不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家,找到了就送出去。”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想是否时间久了,先生也会像以往一样迁就我,自然就接受了。

聪明的豆豆,从此再也不会跟着我走出阳台的门,哪怕它已经感觉到,铺着木地板的房间与铺着磁砖的阳台,在这渐冷的初冬,踏上去的感觉是多么不一样。它仿佛知道它的处境,它要尽量保持乖巧温顺,或许才能留在这个家。

儿子工作早出晚归,偶尔有空也会上楼逗一下豆豆。聪明的豆豆在他面前倒是极尽活泼调皮的本色,每一次都把他的拖鞋扒得“叭叭叭”作响,好像非要闹出一点动静出来才高兴。

2

又一个周五。回家的女儿像披了一身明媚的月光,没再抱怨周五下午的地铁多么拥挤不堪,径直上楼陪豆豆。完了,她下楼跟我说,这周已经联系了好几个可供选择的收养豆豆的人,其中一个是40岁的单身女人,因为寂寞需要一只猫咪作伴;一个是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生,家里有一只土猫,公的,想找一只“童养媳”,然后生猫崽卖出去赚钱。

我说这两个都不行,特别是第二个,把豆豆当生育工具了?再说,一只土猫怎么配得上豆豆,就像是让我大学毕业的女儿去嫁给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那是肯定不行的。

我说:“不急,慢慢找,这个星期就不带走了,下次回来再说。”

女儿满脸为难,她也知晓家里最近的气氛,怕父亲不喜欢。

“怕什么,又不碍他什么事。”我知道,豆豆这时已经钻到我心里了。

星期天,女儿吃完午饭,把豆豆带到宠物店去洗了澡、驱了虫,还带回一包体内驱虫药,嘱咐我晚上布食的时候拌进去,然后才匆匆出门坐车回了学校。

这时先生在客厅看电视,看他因为生意愁容满面的样子,我邀请他跟我一起出门走走,他欣欣然答应了。可当我挽着他的手正准备出门时,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打电话约我出去坐坐,先生一听说我会半路上与他分手赴约,立马将换下的拖鞋又穿上去了,沉下脸回到客厅,说什么也不愿出去了。

我想现在他不至于因为这一点小事生气吧?于是就独自出了小区。但我心里不安,又站定打电话给他:“离朋友说的时间还早,我们可以一起走比较长的一段路,我现在在小区门口等你。”先生回绝了。后来想起来,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已经到了三楼,正在想怎么把豆豆关进猫篮里带出去扔掉。

晚上9点我回到家里,先生不在家。半个小时后,他回来了,告诉我他已经把猫送到一个地方去了。

我跳将起来说:“你怎么能够这样害性命?”

他冷冷地说:“我没有伤害它,是一个宠物救助站,一个月给别人几十块钱寄养着。”

那一晚吵得天翻地覆。他像在公司开会一样,历数了他要丢掉猫咪的理由:“……一是她现在没有考上编制,有什么资格养猫?简直是玩物丧志!二是我早就说了这个家里不准养小猫小狗,为什么你们不听?三是这猫在家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我没有同意,你们凭什么留下它……”

看来他并不是不待见猫咪,而是对我们有意见,极力要维护他的父道与夫道的尊严。我无言以对,也觉得莫名其妙,这都是些什么理由?我不愿多理论,一心只想要他告诉我到底把豆豆送哪儿去了。我一句接一句地逼问,他一次比一次暴怒:“如果你再把它找回家里来,我就从这个家出去!”

那一晚,我的心一直被揪着,一阵一阵地痛,好像要喘不过气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宠物救助站是什么样子,只能理解为是收容流浪猫狗的地方。失去与担忧,折磨得我一夜未眠,手足无措。

第二天,我跟一位我很尊重的作家老师说了这件事。这位老师养着好几只猫咪,她与她先生因猫结缘,管他叫做“猫君”,还出了好几本写猫的书。从前我总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爱猫,当我爱上豆豆的那一刻,我理解了她。当我为豆豆的处境担忧的这一刻,我更加理解了她:那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怜悯,在这怜悯中,世间的一切烦恼都会风轻云淡,留在人心中的只有温柔的爱。

从来不立刻回微信的老师,这次秒回语音:“那些宠物救助站很恐怖的,会给猫狗们安乐死,要不,你还是把它送到我这里来吧。”

我下决心,一定要把豆豆从那里带出来。

我用几乎是乞求的口气对先生说:“你到底把它丢在哪里了,你带我去,我也不把它带回家,我会自己想办法。”

先生想了想,答应带我去。突然之间,我觉得他是那么陌生。

这个宠物救助站的名字叫“宠爱有家”,离我家不过几分钟的车程,大概五六十平米的地方,挤着一个又一个的铁笼子,里面关着的全是猫狗。其中有一个体型很大的狗见了生人,一个劲地狂吠,别的狗也跟着叫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在里面,说他就是老板。我问昨天傍晚是不是有人送来一只小猫,老板说:“是有人送过来一只,当时我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时没有看到送猫的人。只看到猫,一只非常漂亮的品种猫。”

这时先生停好车也进来了,对老板说:“是我送过来的,等了你半天,实在等不及,放在这里就走了,是我丫头带回家的,我不愿意放在家里,就送到你这里来了。”

我说我现在要把它带回去。老板把我领到一只狗笼面前,把狗笼上面的一只猫篮指给我:“我今天早上还给它喂了食的。”只见豆豆在它的猫篮里蜷成一团,那只脏兮兮的、大大的盛猫粮的盆子,真是委屈了它。

老板很职业地说:“寄养一天,收费50。”

先生准备掏钱包付账,我冷冷地拒绝了他:“不用你破费了。”

本来我是想提着豆豆走路离开,不要坐他的豪车,但是先生殷勤地打开了车的后备箱,眼巴巴地等我们上车,我也不忍心再拒绝他。

我带豆豆去的地方是摩尔城大楼的空中花园。这天天气好,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的。女儿说过猫咪最喜欢晒太阳,我要让受了委屈的豆豆享受自由的阳光。空中花园有树有花,还有一大片空地。

然而,当我打开猫篮门,叫了豆豆好半天,它才探头探脑地走出来。它不再像在家里那样缠在我脚边,而是冷静地在空地上踱来踱去,目中无人。对于我愧疚的抚摸,它不再发出开心的“咕噜咕噜”声,而是极力躲避,仿佛昨夜的从前,已经是它的前尘往事了。我无法想象被狗吠惊吓了一夜的它,内心经历了怎样被抛弃的痛苦。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哽咽着给养猫的老师发了微信。老师让我说服先生留下它,说猫是多么好的一种动物,会给我们家带来好运的。还有一位曾经挽救过我儿子生命的医生,他也养了两只猫,我问他怎么办,他说如果他还在武汉的话,他会直接开车过来把豆豆接到他家里,那就没问题了。是的,就像当年他刚刚从千里之外的广州调到武汉,就遇到了为了给儿子救命而走投无路的我们。

我还问了一位养狗的文友:“抗拒小猫小狗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没有爱心的人。”她转而又说,“这段时间你们生意上是不是有不顺利的事情?一定是你先生最近处于一种比较焦虑的状态,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她一向自诩是心理学专家,特别是对男人的心理颇有研究。

我想她应该说得对。那时一位在公司工作了多年的管理层员工因为工资调整达不到要求,一赌气提出了辞职,引起了其他几位老员工心态的波动,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先生原本就不喜欢猫,这时内心焦躁的他,一点动静更让他烦乱。而如若岁月静好,他平静的心会包容这一切吧?所以,朋友们都让我劝劝先生:“也许他会爱屋及乌留下它。”

我还是冷静了一下,不愿意再去求先生,在这种情形下,求他也就是为难他。

那我带着豆豆可以到哪里去呢?再过几个小时就天黑了。初冬下午三四点钟的太阳已经没有热量了,屋顶上开始变得冷沁沁的。我提着猫篮,那种无家可归的流浪的感觉,真是难过。

我小心翼翼地给女儿打了电话,把事情简单说了下。女儿在电话那头伤心不已:“老爸怎么能这样啊?”转而又说有一个女生就在武汉某个城区,已经养了一只暹罗猫,想找个伴,本来说好这个周末来接豆豆的。这样一来,她就要让女生马上过来。而那女生一听说此情此景,决定立即过来把豆豆领回她家,稍后就在摩尔城门口见面。

这时,我又舍不得了。我对女儿说:“要不我们去求求你老爸,让豆豆回我们家。”

女儿这次却很坚决:“不,我怕回去了,哪天老爸不高兴了,又把它扔了。”

过了一阵,约好的女生给我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摩尔城门口。我带着豆豆过去,女生看见提着猫篮的我,远远地就过来迎接。这是一个长发披肩、说话细声细气的女生,一起的还有两三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应该是她的同学吧。她们争相围着看豆豆,一个劲地说,“好漂亮、好乖啊”。

我要回家把豆豆用过的东西都拿过来给她,女生说不用了,她家里都有的。我说:“不然我拿什么送给它呢,你们等10分钟啊,10分钟就行了。”

我跑着过马路,跑着回家,跑着到三楼阳台收拾了豆豆所有的家当。其中有一片体内驱虫的药,我没来得及喂它吃,我对女生一再叮咛:“一定要好好待它,它真的是好乖的啊。”

女生认真又天真地说:“阿姨您放心,我现在已经开始很喜欢它了。”

3

豆豆就这样被接走了。

我好像不会跟先生说话了。先生继续保持沉默,他想用沉默来坚持和维护他夫道与父道的正确,更是想用沉默来对抗他自己内心的无所适从。

与先生一起沉默的,还有儿子。他这天晚上下班回家才知道豆豆被送走。虽然忙得和豆豆打照面的时间也不太多,但是他以为来了就是来了,一切都好,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豆豆离开的。我也不想跟他说是因为他老爸不喜欢。豆豆的离开,无疑也令他很伤心,而他伤心的表达方式,也是沉默。

晚上,女儿发过来豆豆在新家的照片。我看见它正蹲在粉红色的棉被上,跟另一只猫咪一起玩耍。灯光下,它浑身浸润在台灯与棉被所氤氲着的粉色光彩里,那雪白与豆奶的毛色,看上去是那么高贵漂亮。此时此刻,它神态安详,没有了我所见过的天真浪漫,而是有着几分经历劫难之后的薄凉淡漠之意。

那一夜,我睡得很沉。第二天醒来时想,豆豆虽然在我家里只待了10天,但都说万物有灵,它此时此刻是不是也在想我?

我又开始怪自己。那一天傍晚我如果不是去赴朋友的约会,而是陪先生去散步,缓解他心中在生意场上无法言喻的焦虑,或者,豆豆第一天来到家里时,我就跟先生郑重其事地商量,也许此时此刻,豆豆还在家里,甚至可能会永远在家里。说到底,是我无意的轻慢伤害了他,继而伤害了女儿,以及豆豆。

我又担心女儿从此对她老爸心生嫌隙。

我劝女儿说:“不要怪你老爸,看在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长大的份上。”当年生下龙凤胎,儿子比女儿体弱,我无暇顾及女儿。从她出生第一天起,就是先生为她换尿片,除了无法给她喂奶,他为她做了一个小婴儿所需要的一切琐碎的事情。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为了她有一个美好的前程,他是在用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要求她高度自律。

没想到,女儿却反过来劝我:“你也不要对老爸有意见,我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应该主动给老爸说明情况的,而不是想着蒙混过关。”

人生有很多爱而不能得的事物,一切皆随缘。不能为了已经失去的爱,再去伤害正在拥有着的爱。真正的爱是无限的包容和有所克制,如同先生应该接纳豆豆,如同我会忘记先生的一时冷血,如同女儿对豆豆爱而不得的伤感。

没有豆豆的日子渐渐恢复了平静,大家好像慢慢忘记了这件事。只是先生不在旁边的时候,女儿会偶尔分享给我看那个女生发给她的豆豆的视频。还说她有好几个同学的爸爸妈妈,刚开始也是不同意养猫,猫到了家里以后,慢慢都变得比谁都爱猫。

豆豆的照片(作者供图)豆豆的照片(作者供图)

大约4个月以后,女儿发给我一张豆豆的照片。照片上的豆豆端坐着,看上去优雅而又高冷,它已经完全褪去了不谙世事的稚气,俨然已经到达猫生的颜值巅峰。我怕时间久了,把这张照片弄丢了,便发在朋友圈里,一位平时很少在圈里冒泡的朋友评论说:“这猫好,一看就很厉害。”

我想他所说的厉害,就是很有灵气的意思吧。

2019年,女儿的考试仍然没有通过,但是她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先生终究不再掩饰他的心疼,每个周五的晚上女儿下班坐地铁回到家时,只要他在家里,他都会亲自给女儿做上她最喜欢吃的面条,加个荷包蛋或者牛肉丝。

2020年疫情期间,武汉的学校上了一学期的网课,女儿也在家里待了半年。秋季开学的时候,她说不想在外面租房住了,还是家里好,便开启了每天坐地铁上下班的模式,每天早上6点钟出门,晚上七八点钟到家,日子平静如水。

只是有一天,我和她走在街头,她突然对我说:“考上编制与能够养一只猫,现在仿佛成了我的执念,得不到,也放不下,总觉得是必须要去完成的事情,心里沉甸甸的。”

直到今年的2月19号。

那一天,我和先生随着两对朋友夫妇刚到普陀山。这已经是我们一行人第二次到这里来了。人在红尘,心中有多少无法纾解的结?求佛成了人们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

这时我接到女儿的信息,大意是说,那个收养豆豆的女生跟男朋友分手了,男生准备回海南老家,让她把豆豆送给别人养,可是送谁她都不放心,问女儿现在还可不可以接收。

女儿问我想不想让豆豆回来,我说让它回来吧,女儿又说:“那你要跟老爸说好,他同意了,我才能把它带回来。不然,老爸又扔它,它怎么受得了。”

当初,那个女生是我们最放心托付的人,现在我们成了那个女生最放心托付的人,那么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豆豆接回家,再也不能让它颠沛流离了。

屈指一算,豆豆已经在别人家里待了2年零3个月了,此时此情,又仿佛它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一边走路一边心神不定摆弄手机的样子,引得先生直问“怎么了”。我犹犹豫豫一两个小时,才说:“收养豆豆的人不能继续收养它了,丫头问能不能让它回来?这也是我们跟豆豆的缘分,随缘吧。”

先生轻轻叹了一口气,脸别向一边,冲我摆摆手:“回吧回吧。”仿佛费了莫大的劲,才说出这句话。

那一刻,我相信,先生的心,一定是前所未有的柔软。在2020年春天,我们的餐饮生意变得犹为艰难,但或许也是这种状态,让先生内心有了更多触动。或许也是这两年,看着女儿为了考编身心俱疲,他为了女儿的开心,放下了他自己的执念。我能够想象女儿的开心,她想在家里养一只猫的执念得以成全,而成全又何尝不是一种放下。

女儿彼时正在参加考试培训班的学习,第三天下午5点钟以后才能去接豆豆。怎么去接呢?如果坐地铁,从女儿上课的地方到女生家里得两个多小时,再到家又得两个多小时,显然是太远了。豆豆的生活用品此时去买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把它现在用的全套带回家。我对女儿说:“接豆豆回家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我打电话给你曾叔叔,让他帮忙找个熟悉的出租车,先接到你,再去接豆豆,整个路程只需要一个半小时。”——“曾叔叔”是我们公司每天拖货的司机,已经是十多年的朋友了,找他绝对放心。

这样的安排,我不能让先生知道。他同意豆豆回来,已经是难为他了,我不能得寸进尺让他不高兴。是否同意豆豆回家,是原则问题;怎样接豆豆回家,不是原则问题。既然原则问题他已经同意了,那么不是原则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就不是问题。

3天以后,也就是2月21号下午3点钟,我和先生结束了在普陀山的朝拜之行回到家里,晚上7点刚过,女儿也带着豆豆回家了。

那一刻,我才觉得,此次的朝拜之行得以圆满。

4

当我把豆豆从女儿背上的猫包里面抱出来的时候,那种失而复得、久别重逢的喜悦,像一道电光一样击中了我。先生仍然坐在沙发上无动于衷,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

豆豆被女儿直接抱到了三楼的阳台上,两年前的猫笼还在原来的位置,只是蒙上了一层岁月的尘埃。我将猫笼清洁干净,不是用来关住豆豆,而是用来放置它的生活用品;又将阳台的地面用抹布抹得干干净净,再也不把阳台与房间之间的门关上,就让它在家里做一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猫吧。

而豆豆,一边在阳台上来回走动,一边低头嗅着角角落落的气味,再抬头上上下下左顾右盼,显然是某些熟悉的感觉正在唤起它童年的回忆。它局促不安地看着我和女儿,只要我们稍有动静,它就赶紧躲到落地遮阳窗帘后,任凭怎么呼唤它都不理睬。女儿告诉我,猫换了新环境以后,至少得有一个星期的应激反应期,这期间最好不要理睬它,让它慢慢去适应,只保证它吃好喝好就行。

豆豆的回来,最开心的当然是女儿,她说这次豆豆一见到她,就绕在她的脚边,再也不肯离开,一路上待在猫包里一下也没有闹,就像知道她是来接它回家一样。她一边说,一边笑,那神情,于我来说如同这初春的光,那么明媚动人。

第二天早上,我再去看豆豆,只见它静静地蹲在房门口,看见我也不躲,只是静静地盯着我看,是那种历经沧桑后的淡定高冷,仿佛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会回来。我也静静地盯着它看,与两年前那张颜值巅峰的照片比起来,此时的它更有着深谙世事的成熟与庄严。它轻车熟路地下到二楼,在它从前去过的房间里转了又转,嗅了又嗅,看了又看,一点都不胆怯。

显然,它是记得这个家的。那一刻,我决定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让它在这个家里直至终老,再也不会让它离开。

从女儿此后几天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总算是理清楚了豆豆两年来的生活,从而为曾经不能留下它感到深深的愧疚。

那个收养豆豆的女生从小父母离异,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她想要养一只猫咪,但是她的奶奶却天生对猫毛过敏,沾上一点点便会脸肿得老高,注定她不能在家养猫。那时她正好大二,在与同校一位大四男生恋爱,男生为她留在了武汉工作,在外租房住,她便买了一只暹罗猫养在男生的房子里,后来又收养了豆豆。女生忙于学业,只能周末去看豆豆,都是男生在照看着两只猫。两年时间里,男生多次换租房子,豆豆也就跟着颠沛流离。

在这颠沛流离之中,豆豆幸运又不幸地做了两次妈妈。去年秋天,女生大学毕业了,男生远在海南老家的父母提出让男生回老家工作,同时让女生一起过去。而女生的爷爷奶奶坚决不同意让她嫁得那么远,男生等了半年,终于在陪她过完春节以后,提出分手回海南去了,不能被女生带回家的豆豆也失去了栖身之地。

送走男生几天后,女生幡然醒悟,一个原本不喜欢猫的人肯帮自己养两年猫,那是有多么爱,分手只能怪自己太“作”了。于是她要求复合,再远也愿意嫁,男生却说刚到父母给他安排的工作单位,一切都是重新开始,工作忙得应接不暇,暂时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同时也让女生冷静一段时间,也许她只是习惯了他,而不是真的爱,于是两个人就悬而不决着。

生活总是有着那么多的不如人意,爱与不爱,总会阴错阳差,遇见又错过。我只是心疼豆豆:每一次怀孕生产和哺乳,要承受多少做母亲的痛苦,小猫咪一只又一只地送人,它又要经历多少次与孩子们的生离死别,太不容易了。现在回到我们家了,我会等它安定下来以后去做绝育手术,让它无忧无虑地生活。

豆豆的回来,最开心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儿子。儿子原本就是暖男一枚,几天时间下来,跟豆豆笑咪咪地打个招呼,成了他上班出门前和下班回家后的习惯动作。

有一天,他不经意中抓拍了一段先生与豆豆的视频:豆豆在三楼“喵喵”地叫着,先生站在二楼仰面冲着三楼吼道:“吵什么吵,再吵就把你扔出去。”豆豆从楼梯扶手的空档里探出头来,盯着先生“喵喵”了两声,先生又吼:“怎么,不服气是吧,要吵架是吧?”豆豆执着地盯着先生,更加高声地“喵喵喵”了三声,先生只好回过头跟自己说:“完了,它再不怕人了。”豆豆长“喵”一声,仿佛是在说“对——”

这段视频每一次重放,都笑翻了全家人。那种没有由来的开心,又是那么的真切。

武汉的初春,倒春寒总是来势汹汹,我担心豆豆在三楼阳台会冷。三楼连着阳台的是一间客房,基本上没有人住,于是这里的床成了豆豆的床,它会在要睡觉的时候钻进被窝里。有一天,先生上到三楼,发现了被窝里的豆豆,问我:“怎么,都跑到床上去了?”

我以为他是嫌弃,便支支吾吾地说:“等天气转晴了,我就把被褥洗了收了,以后这床就空着吧。”意思是以后就不把床给豆豆用了。

先生听了这话,好像有点生气,一边下楼一边说:“你把被褥收了,它冷了怎么办?”意思是不要收被褥,就让它用着,别冻着了。我看着他下楼的背影,不禁哑然失笑:究其到底,他的心是柔软的。

女儿上班依然早出晚归,我俨然成了豆豆的全职铲屎官。2021年的考编时间又快到了,在这紧张备考的节骨眼上,学校领导在几个英语老师当中选了又选,最后决定让她代表学校去参加所在区教育局的学科赛课。能够被选上赛课无疑是对教学能力的最大肯定,而老师们最头疼的工作就是赛课,不说赛课,都说是磨课,折磨的磨,因为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这样一来,在赛课结束之前的5月底,可能每个周末都得去学校加班,女儿在备考的压力中想放弃赛课,先生说:“选上了就去吧,备考也别放松,就是这段时间得多吃点苦,再说,再不济没考上的话,你还可以凭能力吃饭。”末了又说:“这社会,考上没考上,都得凭能力吃饭。当然了,考上了,你的生活就完美了,我的心也就安逸了。”

只要有一颗柔软的心,能够放下执念,去爱,去包容,去努力。无论生活怎样不易,一定会无坚不摧,与心中所想久别重逢。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为什么猫都叫不来》剧照

其他推荐

网站地图 二八杠推筒子 棋牌支付平台 在线现金德州扑克
申博代理网址 申博娱乐太阳登入 申博娱乐0559
威尼斯人彩票PC蛋蛋 重庆时时彩吧论坛 实况足球2013网络版 亚州天堂av免费网址
真钱斗地主总汇 温州牌九 凯斯娱乐 泉州云鼎娱乐
信誉网上现金棋牌 温州牌九游戏网 真钱游戏总汇 大亨博彩
1112934.COM 22TGP.COM 9TGP.COM 108ib.com 988BBIN.COM
66sbib.com 596ib.com 518sunbet.com 189sunbet.com 718jbs.com
858XTD.COM XSB638.COM 568XTD.COM 8NCS.COM 788cw.com
S618X.COM 177TGP.COM 7TGP.COM 557XTD.COM 187PT.COM